最近除了临摹以外的睡前摸鱼
基本是jo,还有一张酥酥要的弓箭

陈老板~弱小可怜又无助,但有猫

睡前摸鱼,好像算不上cp意味
许音生前被骗得那么惨,感觉对谎言很敏感啊……但是陈老板那段话情深意切,我都要感动了(?
比起许音真的被骗才对陈老板那么义无反顾,我更想他心中明白陈老板是怎么样一个人。虽然主要是资本主义的哄鬼大锤,但是他选择去相信了陈老板的套路发言

@绪 之前点图抽中的孙翔~不要嫌弃呀~
拖了好久不好意思,好久没有画画了,实在磨不出来了哭唧唧
万圣节快乐🎃~

菜鸡试色
我就画了个圆,剩下的都是颜料自己动的
建议鲁本斯这几个新颜色改名叫『不会画水彩的人也能满足成就感的魔法棒』

惹,加班摸鱼,越来越觉得好像雷狮啊

久违的摸鱼
哎好喜欢三代和初代的那张图啊,不过我很不会画初代,可爱的少年对我太难了
这么回头看他真的长大成熟了啊

突然发现,脸上有星星的小男孩……!
我好喜欢五角星嘎嘎嘎

我终于有内存下回LOFTER了……!

但是对我来说这是很重要的

摸鱼,觉得已经不会画人了

希望明天我不要太尬==

无限月读能让你今夜的愿望通通实现。

昨天看节目摸的弱智减压四格……= =

20180204new


抽了十个人~因为已经全部收到回复所以艾特的那条已经删除~

今天下午已全部寄出。【除了一个朋友有些坎坷已私信通知】


一个很恶搞的新年明信片【其实我根本懒得印【也不知道会不会印成屎所以请三思

评论里随缘抽五个寄~【仅限国内大陆地区【想要的人比我想象的多,加俩名额,没黑箱完的后续微博再送~】】

因为前年寄的明信片全灭所以避免坑爹只寄不换

只寄不换!

不然寄飞了我会很愧疚!!!之前我已经愧疚死了,感觉白嫖了朋友

lft的熟人微博经常聊天、互粉的朋友可以直接私信地址~

但是!不怕明信片寄飞被坑爹的熟人如果愿意交换的话我会哭着感恩焚香的【。

💕💕💕

生日快乐。

辛苦你了

今年最喜欢的两张灯
早睡早睡早睡

【雷安】差别待遇

稍微学习了一秒钟的校园pa
学生X老师

避雷

第一章少量道具

全文无车,都是挡风玻璃和急刹车

01

02

03 180105更新 new

已完~


圣诞老人在圣诞夜结束回家时候,也能收到最好的礼物

因为知道肯定会迟到,所以我从容而潦草的的画了圣诞老人(

连名字也让我心驰神往。

是涂鸦
我又双叒叕想打新耳洞了

順帶除了安老師是社會人,其他都還是學生的設定

說好鴉太畫婚紗安我就畫女裝雷獅

鴉鴉的圖太美了我卻畫了個這麼雷的東西【。

看了第一P還要往後翻的被雷到了也請不要打我

3k fo感谢,比较忙没有什么福利,随便摸个鱼假装是前面文的番外吧哈哈

文章的图超链接已更换,之前挂掉是因为我的图库账号被禁用,我……这篇文也没有这么黄吧…!

真的谢谢各位老爷的评论,无以为报

【雷安/ABO】甜水橘子-下

安迷修洗了一个他有生之年最为竭尽全力的澡。


不用想都会被肛不如直接外链


注意事项:

AO;后入


图片版戳我


谢谢老爷们喜欢这个智熄飞天ABO,就是要落入俗套写他们开心在一起

【雷安/ABO】甜水橘子-上

“老板,给我雷狮。”


重发。昨晚神速被肛,低调做人,请直接戳外链

感恩回馈鸦老师画的公主抱 

意义不明的ABO


注意事项:

AO;DIY


图片版戳我

后续随缘

谢谢之前的评论XD



【雷安】作为直男你压力大吗

完全没有学习的校园pa

意义不明的闲扯淡



“老大,那个栗子头又在看我们诶。”


雷狮没搭理中场休息时候咋咋呼呼的佩利,只是哼了一声自顾自仰头喝水。


他当然知道佩利在说谁,尽管每次他们这群人打球时候都有不少人围观,但是有那么一个家伙实在是让人没办法不注意。


他们这算得上是周常娱乐的比赛,观众大多是些叽叽喳喳的女孩,还有些单纯喜欢比赛或篮球的热血男生,唯独那个栗色头发的人,总是安安静静站在观众里,穿得也是正式古板的白衬衫,再加上一个酷炫的发型,人群之中雷狮硬是记住了格格不入的他。可是从来没看见过他真正给谁加过油,也没见过他因为进球高兴或沮丧,但是他每个星期都会来看比赛,几乎是雷打不动,还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实在是有点诡异。


雷狮感觉相当敏锐,他能清晰的感觉到此时此刻那个人正在盯着自己喝水,于是他用舌头磨磨犬齿,相当不耐烦的停下喝水扭头瞥了过去,和那双眼睛对视了个正着。


那人愣了愣,竟还礼貌的微笑了一下,目光就这么很坦然的移开到对面格瑞队那边去了。


操,这人搞毛啊?


很难伺候的雷狮被人看也不爽,不看更不爽:“卡米尔,你去查查那个爆炸头到底是干嘛的。”

 

 


安迷修对天发誓他只是抱着求知好学的心情每周去观摩他们的比赛的,虽然不是为了学习篮球,他是个大多数时候都相当有素质的人,对于雷狮他们经常从打3V3到变成斗殴版本的3V3他其实兴趣不太大。


他有些更重要的东西要学习。


自打安迷修出生起,他就是一个非常尊重女性的人,叫骑士精神也好,绅士风度也罢,他相当喜欢女性带有的美丽、坚强、神秘,因此毫无疑问,他是个直男,比电线杆还要直的一个直男,如果可以的话他是真的很想早早的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女孩,两人平淡有爱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


尽管这不是他乐于帮助女性的初衷,他在帮女孩解决问题的时候动机都是相当纯洁的,可是不知道是命中诅咒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他和女性的关系大多时候就连“友谊”都很难开始。


……这也太不正常了吧?自己有这么不受女孩欢迎吗?!


他相当郁闷并且诚恳的去问了一个女孩,这个问题大概他直男的脑子一辈子都不会想通,那倒不如干脆去问问女性角度的想法反而更能解决问题。


“啊,”女孩被他偶遇时正在操场边上围观篮球比赛,面对他的问题没有一丝丝波动,“因为啊,你是gay吧,和gay交往也太浪费时间了吧。”


安迷修注意到了,这句“你是gay吧”根本不是反问句,是个陈述句。


“请问我到底哪里看起来是gay了!?我是直男啊!!!”


“就是这里哦,你看你这么生气还能说‘请问’,很明显就是gay了吧?”


“我生气当然是因为我不是gay啊!等等我也没有生气……可是我也不是gay!”


红头发的女孩鼓着嘴,只觉得安迷修在狡辩,从口袋里掏出小镜子照他:“你看看你自己吧。”


安迷修眯起眼睛变换着角度仔细看,没觉得别人镜子里的自己和自己家里镜子照出来的有什么不同。


发型很整齐。衣服很平整。笑容很温和。脸也很帅气。


多么完美的直男,多么帅气的骑士,就差一个公主和他骑马走天涯了——马什么的之后再说。


“……所以哪里不对吗?”


“你看看你,头发用那么多发胶,衣服熨得这么服帖,笑得这么基佬,还这么帅,你这种人很明显不需要女人也不喜欢女人啊。”


安迷修感觉自己被噎死了。


但是他还是打算挣扎一下,球场上有个跑来跑去相当活泼的小个子,安迷修知道艾比喜欢他,于是虚心求教:“那个人笑得也很开心啊,你怎么知道他不是gay。”


“你是在质疑姐的目光咯?!”


“……那个呢,”安迷修识趣的指向另一个银发的帅哥,“他的发胶应该用的比我还多吧?”


“你是在质疑姐看上的人的队友咯?!”


“…………那个呢?”安迷修看向了另一队的成员,其中一个深色头发的男人特别显眼,他套着一条细细的发箍把额前的碎刘海都卡了上去,露出一张帅得十分张扬的脸。


“雷狮吗,直男。”艾比陈述道。


“呃……凭什么啊,他还穿着紧身衣呢!”


“你看,他宿舍的四个人,戴帽子的和拖把头一看就是gay,那个光着膀子的一看就是直男,根据配平原理雷狮肯定是直男咯。”


安迷修心想还能这样配平?


“而且啊,他跟你完全相反的类型吧,你看你老和女生混一起玩,他就老是和男的一起玩,所以你是gay的话他自然就是直男了。”


行了你根本就是把我当作gay的标准在判断别人了这根本就是偏见,安迷修心很累只想蹲下去画圈圈。


篮球场上的几个人不知道是为什么,突然打崩盘了,格瑞队里的两个金毛扭成了一团,雷狮在旁边笑着,把球随便一扔只说你们输了,今天不玩了。


球滚了几滚,停到了安迷修脚边,安迷修皱着眉毛看着雷狮走到场地旁边,相当潇洒的脱掉了罩在外面宽大的球衫,露出被贴身的衣服勾勒出的细细的腰,引起一旁几个女孩的小声欢呼。


他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班上最受女生欢迎的好像也总是那些看起来坏坏的男生。

 


 

雷狮和安迷修轰轰烈烈的打了一架。


起因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佩利打球时候不小心砸到小姑娘,而向来喜欢沉默看比赛的安迷修这一次却站了出来执拗的要求一个道歉。


“安迷修对吧?”雷狮知道了他的名字,但是没查出来他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本来就觉得心里有些膈应的雷狮此时此刻更像是故意找茬,“想显示自己很帅吗?不过很遗憾,我们的字典里没有道歉。”


于是他们就理所当然的打了起来,因为安迷修的骑士精神暂时还没有对男性的混蛋开放。


这当然因为……安迷修他是个直男!


雷狮这一架勉勉强强算是赢了,因为他的衣服还算是完整,安迷修的白衬衫已经不能看了。


这个结果其实出乎雷狮的意料,他本以为对方就是个书呆子学长,大概是想泡妞或者闲的蛋疼才老杵这儿围观比赛,也没往心里去,只想着把他揍一顿继续比赛——这一次他们赌了一整个月的值日,要是输了就亏大了,但是安迷修的难缠程度实在突破他的想象,他们从球场打到了小树林,从小树林滚到了山坡,从山坡抡到了停车场,雷狮平时闲逛都不会逛到这么犄角旮旯的地方,最后硬是躺在空的停车位上喘气。


他抹了抹脸上糊的血,看着安迷修袖子都被自己拽掉了半截还要做作的靠在柱子上保持仪态,终于问出了困扰他快两个月的疑问:“你为什么要看我们比赛?”


安迷修此时看东西都有重影,只觉得地上躺着的雷狮在原地旋转,感叹雷狮不愧是直男中的直男,连躺在地上的姿势都这么豪迈,打架也这么凶狠,确实有很多值得自己学习的地方。


他咳了咳,觉得说话实在是疼,于是化繁为简,淡淡道:“为了看你。”

 

 


卡米尔他们一行人就这么多了一个月的值日,当然,雷狮并没有出现。


哪怕是平时他们也不会在意自家老大到底来不来做值日,更何况是现在这个重要时刻。


是的,很重要,现在他们的老大很忙,忙到没时间来打3V3,他忙着去找安迷修1V1。


天知道这一个月他们打了多少次架,估计连安迷修也不知道为什么雷狮要执着的找自己的茬。可是雷狮的室友兼小弟们知道这是为什么。


那天夜晚雷狮带着一身伤龇牙咧嘴的回宿舍的时候他们也是非常吃惊,倒不是因为雷狮伤得严重,而是他精神飘忽的表情——从没人能把雷狮揍成这种样子,从来没有。


幸好雷狮自己先开口解释了,他皱着眉毛歪坐在椅子上:“我赢了,但是他说他喜欢我……”


宿舍的气氛死一般的凝固了。


“安迷修,真有意思啊。”雷狮摸着嘴角的伤口冷笑着说。


……老大,其实你也挺有意思的。

 

 


安迷修不知道自己为了省口气说的话能被误解成八竿子打不着的意思,如果他事先知道雷狮能脑补这么多的话,他就算咳血也会一个字一个字的解释清楚的。


可惜已经晚了。


直男永远也不懂他被追着打了一个月只是因为对面的基佬思维回路跟自己不一样。


是的,雷狮不是个直男,准确说没有安迷修那么直,也没考虑过自己是喜欢男的还是女的,但是从小到大被各种女孩告白过的他大概也觉得自己应该对女人没什么兴趣。


要说起为什么,刨开家庭因素,他还是喜欢强大的东西,强大能让人血脉喷张,能让人呼吸加速,和自己势均力敌的人互相拉扯制衡才是有意思的生活,不然活着有什么乐趣?


而且,靠,他觉得自己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不喜欢女人了,他可是天天都只和男人混在一起还穿着紧身衣的好吗?为什么还会有女人觉得自己是直男冲上来告白?


也许太帅也是一种负担。


雷狮夜深人静时候忽然觉得还挺佩服安迷修的,觉得他gay得如此坦白如此一目了然,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告白——当然,那个时候安迷修脸上全是血和灰,早就看不出什么脸色。


而且安迷修长得真的很好看。


雷狮很喜欢他的脸。这句话的时态很复杂,因为要表达出雷狮从最开始注意到安迷修一直到现在为止的心情。要不是因为安迷修长得好看,他在人群中就算再格格不入雷狮也不会多看他几眼的。


说起来,雷狮身边的伙伴也好对手也好,个个造型都像是从嘻哈battle或者地下band里走出来的清奇男孩,只有安迷修清纯不做作得让雷狮眼前一亮。


就比如说,白衬衫其实也挺好的,在他们两个人打到滚进湖里爬出来之后,雷狮默默的想着。


安迷修跪坐在湖边和雷狮一起晒太阳,头发软趴趴的垂了下来,衬衫贴在了身上,在阳光下隐隐约约能看见他胸膛的颜色。


白衬衫真是太色情了。


雷狮还是躺在草地上,看着安迷修,安迷修也垂着眼睛看他。


真是暧昧啊,雷狮想到了他第一次和安迷修对视的那次,喉结就仍不住动了动。


安迷修的眼睛比此时的湖水要绿,又比此时的天空要蓝,雷狮眯着眼睛想,这到底算是什么颜色。

 

 


例行公事的打架斗殴暂停了一段时间,因为要运动会了,雷狮和格瑞他们又拿比赛名次赌了一堆东西,便休养生息去了。


安迷修得了几个悠闲日子,又觉得无聊,周末踱到篮球场去“参考学习”,却只看到几个陌生的脸孔在练习,他看来看去都觉得不带劲,和他想知道的那种“魅力”相差太多。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那种充满张力的魅力总会让他们成为视线的中心,安迷修坐在球场边上默默想着,也许雷狮就是这种人吧,所以才这么受女孩子欢迎,因为在别人的视线里就只会有他一个人了。


成熟,强大,性感,疯狂。安迷修的笔记里框起了这四个词语,然后划了个箭头,写上雷狮两个字。


他不是很确定自己能成为这样的人,也至今没想通为什么这样糟糕的性格会讨女孩喜欢,但是糟糕的是他已经能体会到被这种男人吸引的感觉了。


安迷修拿头撞着栏杆,碎碎念道,我是直男我是直男。


——当一个男人这样做的时候,他十有八九已经不再是直男了。


于是薛定谔的直男安迷修在长跑赛道上遇见雷狮的时候,心态已经相当不稳定。


雷狮瞥了他一眼,笑道:“这回我们可以文明的比个高下了。”


安迷修此时应该沉稳的回应,你也知道自己平时做的事情有多不文明吗,但是他什么也没说。


他面向赛道深呼吸,眼角却忍不住看着雷狮在那里做准备运动,那家伙还是穿着惯有的黑色贴身衣服,这回还难得的换了一条运动短裤,阳光下安迷修被他白晃晃的长腿晃得闭上眼睛。


发令枪响的时候安迷修跑得一骑绝尘,他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跑,哪怕这回比赛只是为了安慰女班长伤心没人参加长跑他才加入的,也没打算拿个特别好的名次,但他本就是一个偏向耐力型的选手,一开始就这么跑得火烧屁股只有一个原因,他不想看见雷狮跑在自己前面。


然而世界就是这么操蛋,雷狮偏要跑他前面。


路程还剩小半的时候雷狮就悠悠的晃上来,安迷修翻着白眼心想还是得看这个混蛋了,毕竟总不能盲跑。


“你怎么跑那么快?怕我输所以自损?”


安迷修省着一口气不理他,雷狮偏要理他。


“几天不见想我了吗?”


不想,不想,不想。我是直男。


“知道我为什么没找你吗?”


我是直男我是直男我是直男。


雷狮却没再说下去,他笑着跑了出去,安迷修睁开眼睛只能看见他宽阔的背和瘦削的腰线,长长的腿一步迈出好远,肌肉的线条在运动中看起来像是一头豹子,他绑起的发带在风里翻飞,安迷修的心也跟着往前飞走。


广阔的大操场,光线压缩,空间凝结,他眼前只有雷狮一个人的背影。


他忽然想通了一件事。


……我去你妈的直男,雷狮你这个欲擒故纵的基佬!哪有直男脑袋上绑那么长俩发带!


安迷修提口气,拼了老命的追上去。


他一定要赢,赢了他要让雷狮答应他一件事。


恶意掰弯了直男的自己,当然要对自己负责。

 

 


雷狮:“死基佬,是你先掰弯了我吧?”


豸連

+喜欢可爱的你+
wb@新陸怪獸
♛♛♛图
未注明禁止的图,头像、壁纸、私存等请随意
转载标注出处+原文链接即可
禁止任何形式修改/商用/印刷
LOFTER站内转载随意
♝♝♝文
3章及以上篇幅连载合并到第一篇文章更新,不会重复打tag
早期完结作品已合并到完结章节
♚♚♚
豸念zhì
暂不接稿

©豸連 | Powered by LOFTER